书巢中文网

正在加载中...
首页 >> 书库 >> 官场小说 >> 上流人物 >> 上流人物最新章节目录 >> 正文 第九章 跪在女人坟前的上流人物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正文 第九章 跪在女人坟前的上流人物

    香姑坟

    香姑死了。

    香站的死激醒了全村人的良心……也激起了全村人的愤怒。就在第二天的下午,上梁村老老少少三千多口人一齐拥进了县城,把县政府围了!他们一个个用白孝布包着头,打着用白绫子做成的横幅,似六月飞雪一般,聚集在县政府的大门口,强烈要求尽快破案,严惩凶手!

    这事一下子惊动了县长,县长赵广春推开了办公楼的窗户,一眼就看见了飘动着的白幡……而后他就问秘书,查一查,看是哪村的?秘书说已经问过了,是上梁村的。秘书又说,上梁村的女村长被人害了。县长吃了一惊,说:“谁?!”秘书又详细地汇报了一遍。县长听了,立时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且不说社会治安问题,前些日子,在他的直接参与下,上梁村刚刚跟港商签订了重建花镇的合同书,由港商出资的第一笔款已打进了银行……这可是一件事关“政绩”的大事!于是,县长立时就拨通了县公安局长的电话,他在电话上命令说:“你马上过来一下。”

    二十分钟后,县长和公安局长一同出现在县政府的大门口。县长手里拿着一个电喇叭,对围在门前的百姓说:“乡亲们,我是本县县长赵广春。关于你们村长被害的事,县委、县政府都很沉痛!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县公安局的孙局长。我已责令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由局长亲自带队,限期破案!破案之日,我也将亲自参加刘汉香同志的追悼会……”

    县长的话音刚落,只见门前黑压压跪倒一片……这一下子又感动了县长!县长亲自上前一个个把他们扶了起来,说:“回去吧,我说话是算数的。”

    由于是县长亲自督办的案件,县公安局调集了刑警队全班人马,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上梁村,就地设了专案组。孙局长亲临指挥,展开了广泛的调查……当晚,孙局长亲自询问了目击者冯家和。可冯家和一直傻呆呆地在花棚里坐着,无论问他什么,无论问多少遍,他都是一个字:“兽。”后来看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就不再理他了。

    后来,公安人员经过搜查,在花棚里找到了一些劣质香烟的烟头。他们在烟头上提取了指纹,由此判断是多人所为。既然是多人所为,那就很有可能是当地人……于是,孙局长又重新调整部署,调集人员,在方圆二十里以内的村庄里撒大网普查。三天后,兔子首先落网。兔子到底是兔子,看有人来问,扭头就跑,在玉米田里当场被人按住,一审就屙了,屙得很净。而后是二狗、三骡、斑鸠……豹子和老猫听到风声就跑了。两人先是跑到了繁城,后来又窜到了东阳,躲在一家烩面馆里给人烧火……最终还是被抓了回来。

    在审讯他们的时候,豹子们说了实话,他们也不过是想找一个致富的“门路”……在他们六人中,只有老猫拒不认罪。抓到老猫的时候,老猫竟然恶狠狠地说:“——祸害!”讯问人员就说:“慢,慢,说谁呢?谁是祸害?”老猫说:“她,就她!”讯问人员不解地问:“她,祸害准了?”老猫说:“祸害我的眼!”审讯员就说:“说说,怎么祸害你的眼了?”老猫说:“她,她上高中的时候就从俺那达走,老从村子里走,挎着个书包,洋气气的……我,我眼疼。”审讯员说:“这么说,你认识她?”老猫恨恨地说:“我六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她嘴里有糖!”

    县长是亲自看过审讯记录的。那份上报的审讯记录让县长看得毛骨悚然!那都还是些孩子,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不等……可做案的手段之残忍,让人心惊!案卷中,有几个字是很烫眼的,那是香姑临死前说的:“救救他们……”看着看着,县长摇了摇头,忍不住潸然泪下。不知怎的,县长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也是苦难的童年哪!

    捉住凶手的第二天,是安葬香姑的日子。作为一县之长,赵广春的确没有食言,他陪着港商裘先生专程赶来参加了追悼会。

    那应是本地最为隆重的一个葬礼了。七月天,晴空下,三千百姓,老老少少,全都披麻戴孝,拄着哀杖,哭声震天!那雪片一样的纸钱,一把一把地撒向蓝天,又飞飞扬扬地飘落下来,天泪一般!下葬的时候,三千百姓在一声“送香姑!”的喊声中齐齐地跪下,仰天长叩,一叩,二叩,再叩……而后,百姓们排着长队,一个个手捧黄土,依次给香姑添坟。女人们每次走到坟前,都哭得死去活来……此时此刻,她们想起了香姑的多少好处啊!

    这天,港商裘先生也被这隆重的葬礼震住了。他忍不住流下了热泪,喃喃地说:“县长啦,我搞不懂了。按理说,我给的价格也不低了,五百万啦。她要是搬到城里去,怎么也够了。那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啦……”

    县长沉吟片刻,脱口说:“裘先生,我能理解。这么说吧,我们都曾经有过真正的理想和信念。只是,做着,做着……我们把它做假了。”当县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连他自己也吃惊了。此时此刻,他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他怎么会这样说呢?一个县长,说话是要负责任的。而后,他一连吸了三支烟,再没有说一句话。

    裘先生没有再问什么,也许他没有听懂。他只是重复说:“好人哪,好人。就冲这一点,我要对得起她,我不会变的。”

    那世上最为名贵的花——月亮花,全都搬出来了。这些花是香姑一手培育的,就一盆一盆地摆在了香姑坟的周围,一时就引来了许多蝴蝶!……当晚,午夜时分,月亮花倏尔就变了,刹那间,香姑坟前一片亮白,那花晶莹如雪,欲飞欲舞,美如天仙下凡!那冰清玉洁的月亮花就像天灯一般吸引了过往的车辆,路人们纷纷都停下来观看……而后一传十,十传百,成为当地的一大奇闻!

    四年后,县长荣升了,县长赵广春一跃而升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在这四年里,县长的政绩有目共睹。人们都说,他是干出来的。当然,县长的主要政绩是在本地区建起了一个“南花北迁”的花卉基地。如今,这个花卉基地已培育、经销上千种花卉,产值上亿,名扬中外。昔日的上梁村,按照香姑的遗愿,也经过一次次地申报,已经被国务院批准,破格升级为月亮镇——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花镇”。如今,村民们已获得了正式的城镇户口,由农民变成了花工。坦白地说,县长在申报“花镇”的过程中也是给人送过礼的,一级一级地往上给人送礼,但他没有让上梁村出过一分钱,那些花费都让县财政报销了。

    临走时,县长——如今已成了市长了,专门去了一趟月亮镇。他独自一人悄悄地开着车在镇街上遛了一趟,这个小城镇如今已初具规模,一街两行,到处都是花店;镇民们都住上了两层的小楼。另外,对月亮镇的卫生状况他也十分满意,尤其是在镇街上打扫卫生的那些老人们,个个胸前都挂着一方手绢……叫人忍俊不禁!而后,他又来到香姑坟前,撮土为香,在坟前点了三支烟,默默地坐了很久很久……坐在坟前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了些什么。而后,他开着车绝尘而去,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的香姑坟是越来越大了。

    每到祭日的时候,镇民们仍沿着旧习每人捧一抔土为香姑添坟。当今的花镇也已是南来北往的花卉集散地,人口逾万,一人一抔土,年年如此,那坟冢自然就越添越大,成了当地的一大景观了!另外,每每来月亮镇参观的人,也必要看一看香姑坟……那传说,经过民间的一次次口头加工,就很有些神秘色彩了。

    也许,若干年后,香姑坟就成了一个神话了。

    五个蛋儿

    冯家昌大功告成了。

    经过长时期的运筹谋划,又经过殚精竭虑的不懈努力,冯氏一门终于完成了从乡村走向城市的大迁徙!冯家的四个蛋儿及他们的后代们,现已拥有了正宗的城市(是大城市)户口,也有了很“冠冕”、很体面的城市名称,从外到内地完成了从食草族到食肉族的宏伟进程(他们的孩子从小就是喝牛奶的),已成为了真正的、地地道道的城市人。

    冯家的“蛋儿们”(除了老四),说起来都是很“争气”的。他们在老大冯家昌的运筹中,先是一个个从乡村走向部队,而后又借机一个个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这中间花费的心血和智慧绝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清的)……并先后占有了一定的、可以遥相呼应的生存资源:老大冯家昌现在是副厅级干部,主管着一个相当有权势的部门;老二冯家兴现已成为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正处级待遇,据说很快就要副厅了;老三冯家运仍为驻外武官,已是上校军衔;老五冯家福现为上海一家民营公司的董事长,资产上亿。冯家现在是政府有人,经商有人,出国有人……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了!

    这样的辉煌,如此的成功,是不是该喝一点酒呢?

    于是,在冯家昌四十五岁生日那一天,冯家兄弟从四面八方乘飞机相约而来,齐聚在老大所在的省城。这天,老大早已在省城的五星级宾馆包了房,订了餐。人到了这一步,至于吃什么已不重要了。傍晚时分,在那个极为豪华的包间里,一向低调的老大冯家昌却出人意外地宣布说:“今天可以喝酒了,一醉方休!”

    弟兄们自然都是感念哥的,不是哥,就没有他们的今天……所以就轮番地上来给他敬酒。哥今天也喝得格外痛快,敬一杯就喝一杯,不推不让。老二说:“哥,那一年,你去炮团看我,我还正给人洗裤衩呢!要不是你给连长递了话,我就完了……哥,喝一杯!”哥也不说话,端起就喝了。老三说:“哥呀,我考军校的时候,你一直在考场外面站着,整整站了一天。出来的时候,你塞给我一小袋葡萄干,那葡萄干你都攥出汗了……哥呀,干了!”哥就又干了。老五说:“哥吔,我当兵那几年,你猜猜你一共给我打了多少次电话?一共四十七次!我记得不错吧?你把我弄到上海,这地方,我是去对了……碰、碰、碰了!”这些话说得老大心里暖洋洋的,那酒就下得快了。

    不过,摆在一旁桌上的五瓶茅台也才仅喝了三瓶半,弟兄们就有些不胜酒力了……不知为什么,酒量最好的老大却是最先喝醉的。已有了醉意的老大摇摇地站起身来,往外走了几步,忽地又折了回来,兄弟们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问他:“哥,你没事吧?”只见他微微含笑,两眼熠熠放光,说:“没事没事。”接着,他突然大声说:“你们想不想听狗叫?我,我给你们学几声狗叫吧?”听他这么一说,兄弟们怔怔的。就见他转过脸去,忽地又转过脸来,那脸已然是一张很生动的“狗脸”了,“狗”说:“我先学公狗叫,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而后是母狗叫,嘶——呜,嘶——呜,嘶呜呜呜——呜!再后是小狗叫,娃儿,娃!娃儿,娃!娃儿娃儿娃儿——弯儿!……”刚刚学过了狗叫,还没等兄弟们愣过神来,就见他趋身走上前来,竟是给兄弟们送牙签来了!

    那小小的牙签,他居然两手捧着,先是小心翼翼地送到老二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首长,你剔剔牙。”老二傻了,老二慌忙站起身来,说:“哥,你这是干啥呢?”他微微地笑着说:“剔剔牙,你剔剔牙。”老二不敢不接,老二就接过来,说:“哥,你坐。”哥却不坐,哥又捧着那牙签晃晃地走到老三跟前,鞠下身子,小声说:“首长,你剔剔牙。”这么一来,吓得老三也站起来了,老三说:“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到了老五跟前,他仍是微笑着捧着那支小小的牙签往上送……老五已喝到了八成以上,说话的时候,舌头自然就大了些,老五喝道:“哥,你喝高了吧?!”就这么一声,竟把他唤回来了,他怔了一会儿,猛地拍了拍头,喃喃地说:“哦,忘了,忘了……习惯了。”

    这时候,兄弟们忙把他扶回到座位上,看哥的头发,才四十五岁,已经花白了,就劝道:“哥,你还是少喝些吧,身体要紧哪。”

    这时候,哥突然哭了,哥趴在桌上,泪流满面地说:“多少年,多少年哪,我都没看过家乡的月亮了!……”

    听他这么一说,呜的,哇的,桌上桌下一片哭声!几个蛋儿,几个兄弟,不约而同地,刻骨铭心地,丝丝缕缕地,绞肠扯肺地,披肝沥胆地,全都想起了“嫂子”,他们的“嫂啊”!那多少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弟兄们一齐抱头痛哭。

    他们这么一哭,倒把老大哭愣了。老大怔怔地望着他们,似乎想听他们说些什么,可谁也不敢说,况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有老五敢说,老五也喝得差不多了,老五一拍桌子,就说:“哥吔,咱回去吧,回去看月亮!”

    听老五这么一说,兄弟们眼里含着泪,就都拿眼去“邪”老五,这是哥心里的硬伤啊……在往日里,这话是不能提的。只要一提“回去”,哥脸就黑了。

    不料,这一次,哥却喃喃地说:“唉……家乡的月亮。多想啊,多想回去看看……那、那草垛上的月亮。”

    老二就试探着说:“哥,那还不……容易吗?”

    老五冲口就说:“走,说走就走,现在就走!”

    老三看了看表,迟疑着说:“天已晚了,是不是……?”

    老五就说:“咱去看看老四,正好看月亮嘛。”

    这时,众人都看着哥,哥没有反对,哥居然没有反对……于是,一行四人,开了两辆车,就回家乡去了。

    省城离家乡二百多公里,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夜半时分,听见水声的时候……哥突然说:“停车!”

    车停了,哥说:“是颍河吧?”

    老二说:“是。”

    哥喃喃地说:“只有三里路了……”就这么说着,哥掏出烟来,默默地吸了一支,而后吩咐说:“把鞋脱了,下车吧。”

    哥既然说了,就不能不听。于是,弟兄几个都把鞋脱了,光着脚下了车,跟着哥走。那脚,踩在家乡土地上的时候,一凉一凉的,真是舒服啊!走着,走着,他们像是一下子回到了童年,还原成了一个一个的蛋儿……这时候,老大醉醺醺地说:“我还会翻跟头呢,我给你们翻一个看看。”就这么说着,还没等人拦哪,他就在地上滚了一个!哥也是四十大几的人了,抱着头就地滚了那么一下,弟弟们忙把他扶起来……哥说:“没事没事,我没事。知道什么是‘屎壳郎滚蛋儿’吗?”听他这么一说,弟弟们就笑了。哥说:“我就是那推蛋儿的屎壳郎啊!”走着走着,就看见前边一片灯光辉煌……这时,哥站住了,哥吐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说:“这,这是官镇吧?”哥说是“官镇”,那自然就是“官镇”了,于是就知道走错了。这么熟的路,闭着眼都能走的路,竟然走错了?!就返回身来,勾头往西走,他们都知道的,官镇离村子也只有三里路……再走,再走,又看见了一片灯光!哥就说:“咦,怎么还是官镇?”于是,又勾头往北……向南……向东……又走,又走,又走……走来走去,眼前还是一片绚丽的灯火,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灿若白昼!

    再一次勾回头的时候,哥嘴里嘟哝说:“……八成是遇上‘鬼打墙’了!”

    正是七月天,兄弟几个走得汗津津的,也想尿。已是城里人了,不好随便尿的……这时,眼尖的老五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地里就有一个麦垛,就高兴地说:“那边有个垛,咱去歇会吧?”

    老大也说:“好,大月亮,歇会儿!”

    然而,当他们走过去,一个个解了裤子,正要撒尿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喝道:“——干啥呢?!”

    兄弟们就慌忙提起裤子……老五就说:“过路的,过路的。”

    那黑影却说:“走,快走,场上不准吸烟!”

    几个人一边提裤子,一边慌忙把烟掐了。老大很客气地说:“就看看月亮……”

    不料,那黑影说话很冲。也不知生了谁的气,就横横地说:“不中!”

    老五说:“操,给你钱,一百块钱!”

    那黑影仍说:“屌!”

    老五说:“操,给你二百!这行了吧?”

    不料,那黑影却说:“屌个毛——不卖!”于是,兄弟几个都愣住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们心里突兀地冒出了一个念头:今生今世,他们是无家可归了!

    一直转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他们才知道,其实,那亮着灯的地方,就是昔日的上梁村,现在叫月亮镇,也叫花镇。

    天大亮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老四。这时候,老四已有了一个绰号,叫冯疯子。冯家的老四,冯疯子,如今就在香姑坟后边盖的一所房子里住着。见了面,这老四二话不说,就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巨大的、像小山一样的坟头前……

    倏尔,他们看到了那碑!……

    于是,五兄弟,腿一软,一个个都跪下了。

书巢中文网
书巢中文网 http://www.shengyi86.cn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提示:注册会员能阅读搜索到更多作品!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 推荐本书 设置书签 报告错误
小说排行榜 | 关于我们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帮 助
官场小说小说上流人物最新章节,来自书巢中文,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engyi86.cn)!
小说【上流人物】来源于网路或网友上传,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有损国家政治,军事类小说及言论,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Copyright © 2014 BookNes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www.shengyi86.cn 书巢中文网 湘ICP备20004396号
爱情算命免费测试 西甲赫塔菲| 139算命网农历算命| 免费算命网生辰八字| 算命最详细最准的免费网| 2019免费算命一年运势| 算命免费2020年学业| 八字算命婚姻免费测姻缘| 在线算命免费 生辰八字| 算命网易安居算命|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羊| 算命准的真实经历吓人算运气| 女主玄学算命的甜宠文| 算命网免费算命财运| 算命免费|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算| 算命真的准吗 生辰八字| 算命不求人准确又简单的算命方法| 真人在线算命最准的网站| 算命的电影有哪些| 八字免费算命未来配偶| 女主玄学算命的小说| 算命不求人免费算命网| 算命小说第一章叫母狼| 算命纪录片下载| 算命电影完整版免费| 免费算命网2020年运势| 算命电影| 在线算命免费算学业| 算命纪录片完整 在线播放| 算命先生| 算命准的网站推荐| 算命纪录片| 算命名字测试免费| 免费算命网站推荐|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马| 千万不要算命| 最准确免费算命| 生辰八字算命真的准吗| 算命app| 算命的人说的话可信吗2019| 请问算命准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