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巢中文网

正在加载中...

风花

文 / 西泉
  ……有人告诉我,不要去靠近风花,那种古老的风花,一旦靠近了就不会离开它,就会时时地追逐它,让痛苦在心头发芽,但是我没有听话,果然我已离不开它……
 
  我想一定有一种叫风花的东西在我和北北之间培养一种错位的成长。
 
  北北是我的红颜知己,是一个满足我对完美女人所有定义的女孩,可是现在她已经是我铁哥们阿蓝的女朋友。但是这个女孩却是我年少时爱过哭过的证据,直到现在我仍坚持她是这世上唯一给过我真正意义上的快乐与痛苦的女孩。
 
  我的大学在哈尔滨,那时候我们三个号称铁三角,一起逃课、一起补考,一起喝醉,却分头谈恋爱,他两恋爱了,我成了分头的那一个。
 
  传奇的经历也许各不相同,但是平凡的生活却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他两的爱情平凡得水到渠成。
 
  我一个人的日子如清水一样匆匆而平淡的流去,虽然还没有习惯北北挎着阿蓝在我面前,没有习惯曾经的铁三角渐行渐远。
 
  我其实内心清楚是我自己无法淡忘北北突然恋爱带给我的痛苦,只是午夜梦回偶而会想起,曾经象一场梦;北北走了,我的生活还得继续,最初的日子,我每天看见阳光就特心疼,真的能忘么,而彼时彼刻,她也会偶尔想到我么?多年以後的今天,我不想開口評論當年的孰是孰非,因爲我怕開口便是傷了她,也傷了我們曾經純淨的心。
 
  那一天我在洒满阳光的中央大街信步游荡,后来,电话响了,我接,是阿蓝,他说,北北约你去逛中央大街,她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想了一秒钟,说你们来吧,我就在中央大街。
 
  我总觉得北北肯定在最初放进我心中一件什么东西,否则,她为什么每一次都能洞悉我的内心。
 
  北北见到我,总是"哇"的一生媚叫,然后将手臂绕到我的肘上,那天,她就同时挎着我和阿蓝的手臂,对我俩,她总是这样,不偏不向,谁也不欺负。
 
  北北属于活泼、善解人意的女孩,总是能带给人快乐,她总是将她阳光般的心情表露出来,并渲染别人,但是,她内心的坚强,善良,隐忍,却不轻易可见。
 
  我们在洒满阳光的中央大街信步游荡,北北一路魂不守舍,东张西望,到了大橱窗的专卖店,北北指点着让阿蓝给她买这买那,我抱着胳臂,无事可做,望窗外,整条街都是缤纷的店面和绿树芳草,鸽子在喷泉旁,翻翅啄食,有不息的音乐声从洞开的窗流向大街和绿地,这是地道的中央大街俄罗斯风情,我还从没有如此亲近地欣赏它们,我还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受这片绝妙的乐土。
 
  我说阿蓝,大学四年,现在北北留在了你的身边,作为对我的补偿,你请我去喝啤酒吧。抬起头,北北睁大眼睛一眨不眨望着我。
 
  我知道,她肯定要对我说点什么,我想已经不必了,从我喝下这杯啤酒的时候我就决定或许这一生我们三个的定义就是目前这样,直到地老天荒。留下的,也许就是这一道伤痕,不多,却很深。
 
  我漫不经心地说,不用劝我什么,该怎样就怎样,我总不能去自杀。
 
  活着多好啊,还有梦。
 
  我知道北北与阿蓝刚刚旅行回来,北北一定很挂念我。
 
  我有时候会错觉北北对我的惦记胜过阿蓝,我想让她做出最终决定的是,阿蓝有可靠的肩膀。
 
  很老实也很诚实。
 
  其实我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是,每次见到他俩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有一点难过,
 
  起风了,吹开我的头发,阳光照在我的额头,温暖得像情人的手。
 
  北北就那么看着我,看得我发毛,我低头,握着酒杯,想岔开话题,我不想把我的心事抛在阳光下,我想想说:北北,旅途快乐吗?
 
  她一听,眼神飞扬,竖起两个指头:verygood!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说些什么,看看阿蓝,阿蓝起身去买冰淇淋。
 
  “你最近好像挺累?”
 
  “是有点累”。我又叫了一杯干啤。“你是什么意思?”
 
  “我们说过几次要谈一谈,”
 
  “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真实想法,”
 
  “就是累。”
 
  “我看出来了,”
 
  “还有点乏味,”
 
  “单调?”
 
  “是的。”
 
  “怎么办?”
 
  我开始沉默,一个人的沉默就象是一道深渊,任何东西都会直往下掉。
 
  我抽出一支烟,她望着我,沉思着。我想说北北,因为你,我曾经无数次这样的难过,我对你的逃避,是因为阿蓝是我的哥们,义气这玩意就让我那么简单地错过了幸福,我也那么爱过你,可是你没有真正给过我时间。
 
  阿蓝拿着冰淇淋回来了。
 
  北北用手抚摸玻璃杯:“一个人的一生中,没有人可以毁掉他的一切,除了他自己。”
 
  我说北北你错了,我斩钉截铁。
 
  直到后来,我才渐渐的发现,在潜意识里北北一直都在支撑着我在任何环境下坚强不屈的活着。
 
  我掐灭了烟头,你知不知道,我这人很讲义气,为了这玩艺儿,我搭上了一生。
 
  斜日渐渐的西沉,中央大街铺上一抹淡淡的忧黄的色彩,金色的日辉,正映在北北的脸上。
 
  我发现北北清秀的脸上,划下一道泪痕。
 
  忽然心里一阵心疼,“北北,你不用劝我,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真实想法。”
 
  北北低下头,我感到北北那深刻的忧郁刻在了脸上。
 
  阿蓝说:“咱们该回去了。”
 
  走在江边的小路,滨江铁路横跨松花江上,一节节车厢飞驰而过,忽然想起年少时那个鲜衣驽马、白衣飘飘的时代,我们三个在松花江畔在星光下细数车厢的时节。那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单纯得像远古时洁白的松花。
 
  只是后来松花落到了江面,其实,水是最容易污染的一种东西。
 
  我说,“你俩怀念这片土地吗?”
 
  “谈不上怀念,只是很舍不得,”阿蓝望星空。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你穿那条很怀旧的牛仔裤,”北北望我。
 
  每当北北煽情的时候,我都不敢面对。
 
  我皱眉,手机响了,低头看,向阿蓝:“急事,先走了。”
 
  然后落荒而逃,有时候我自己问自己,朋友就是最能伤你自尊的人吗?
 
  我想我和阿蓝都是。
 
  那段日子,没事的时候,我愿意推开窗,让阳光晒我。
 
  其实,阳光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最有效的一种药,尤其治心病。
 
  其实有时候我还是感到很累,想一想温暖时光真的很不容易,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很爱很爱她,但是,我已别无选择,弹着吉他,唱那首著名的Windflower,……有人告诉我,不要去靠近风花,那种古老的风花,一旦靠近了就不会离开它,就会时时地追逐它,让痛苦在心头发芽,但是我没有听话,果然我已离不开它……
 
  我又回到现实中来,习惯是一个慢性杀手,让你心甘情愿的老去。就像一个人当他被人从法庭押到监狱的时候,他一定会大吵大嚷争辩自己是无罪的,一旦进了班房,就不再抗议了,人都是有适应性的。
 
  转眼又是一年冬去春来,那一天阿蓝牵着北北在单位的阶梯前喊我。
 
  阿兰仍一脸憨态可拘,在薄雾的早晨依稀可见。
 
  我才忽然感觉到,现在是早春三月了,春天来了,我又等来了一个春天。
 
  我忽然心情很好。
 
  抬起头,有绿树有阳光。
 
  我走上前,看见阿蓝憨厚的脸,很不自在。
 
  北北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围巾,她就是这样,不管你愿不愿意。
 
  她夸张的闻,好香,是不是哪个小姑娘送你的?
 
  我说北北,喜欢就送给你。
 
  北北一声媚叫,你真好!
 
  我望阿蓝阿蓝望天。
 
  北北叫住我,从包里拿出一瓶八宝粥。
 
  我接过来,热热的,刚煮过。
 
  我有时候很迷惑,她对我一定是超友谊。
 
  我看她,她摆弄着围巾。
 
  我想说,喜欢我给你买几车。
 
  看阿蓝,算了。
 
  阿蓝说我们是跟你告别的,我们签好了北京的一家公司,明天就离开哈尔滨这个城市了。
 
  也许岁月只会使容颜老去,而失去热情将会使灵魂憔悴。北北刚去北京的时候,我总是回想起我们大学时代的时光,总是在想在深夜的北京,在摩天楼的大厦里,我曾深爱过的女孩是否也在海角天涯某个窗口安静的凝望。她是否也正在想那飘飘白衣如风如雪掠过的年代,是否还会想起许多年许多年以前的往事,还有那些牵绊着万里行程的初恋情怀。我开始写诗,在网上发给她,她很高兴,总是看了好久好久,然后她说感受很好,我在网络这端也充满快乐。
 
  后来她说:“我回去看你”。我就如同昔日重来深爱回归,她从遥远的京城跑来看我,她没看见我感动的暗地里流泪,她点我的头:猪,这次花去了我半年的积蓄。我无以回答,有些爱可以一见钟情,有些人却很容易让你等待一生。
 
  我们来到斯大林公园,我们坐在初次相逢的地方,像年少时那样数着呼啸而过火车的车厢,内心感慨时光残酷的可怕,一点一滴的攫取年华的美好。
 
  我知道这些美好只是一场华丽的幻觉,就算充满暧昧的风花雪月,到最后也只是无望的幸福。
 
  我整个的青春停留在一个字迹潦草的练习本上,上面写满了北北的名字和地址,一遍一遍的倾诉,不为结局,只是徒劳且苍白的奢望有一天,本子无端落入她的手中,那么这在心头徘徊了如此之久的折磨便终有回报了,可惜,这世上除了岁月,还有什么无端的事可能发生呢?这颗心在这里寂寞地疯长,长到荒芜,她从田野边路过,却始终视而不见,走近另一个人。
 
  我的心事如同这塞北的冬天春天,漫天风雪都是我心碎的结果,春天里开满野百合的郊外,永远不会有人来采撷我那么辛苦种下的花朵,我终究明白那些年无情无知的错过,错过的柔情深重,错过的宽容和呵护。
 
  北北见我面容憔悴:“怎么没睡好?”
 
  “基本上一夜未睡。”
 
  “怎么了?”
 
  “-----”
 
  我眼神闪烁,斜眼望她,
 
  北北掐我:“又要瞎说!”
 
  我说我想什么了,你想哪去了?
 
  我得理不饶人。
 
  邻座的人都看我。
 
  我告饶,小声说:“北北不闹了,其实,从你和阿蓝在一起的第一天我一直都在失眠。”
 
  北北松开我。
 
  我揉,小声补了一句:“谋杀啊,这么用力。”
 
  北北没理我:“说正经的,你要好好的。”
 
  我也学着腔调:“说正经的,阿蓝,他,我的哥们,你要对得起他。”
 
  我还晃了晃拳头。
 
  北北瞪我,然后认真地说:“忘了我。”
 
  从心里讲,北北的思维方式和我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许多事瞒过了别人还是瞒不过北北。
 
  我说北北,你怎么这么确定我一定会记得你?
 
  北北生气,瞪我。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作声。
 
  我想说北北你不知道你一直是我最爱的女人,过去是,现在也是,我要能忘了你,我真的就能戒了喝水。
 
  假如生命可以重来一回,许多事我真的会重新选择么?
 
  幸好人生不能假设,也不能重来。
 
  我想了好久,叹口气说:“北北,我昨天没睡好,能让我休息一会吗?这就是我眼下最想说的。”
 
  北北盯着我,一言不发。
 
  我不去看她。
 
  “这段日子你真的很累了,我能看出来,你睡吧。”
 
  我很感动。
 
  当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北北的怀里。
 
  我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女孩,像姐姐,像情人,像妹妹一样给我关怀给我支持给我快乐给我温暖的女孩,忽然觉得很有些陌生。
 
  北北说:“你怎么了,我看你流泪了。”
 
  “我梦见我妈妈了”
 
  其实,只有和北北在一起,我才不会胡思乱想,才不会牵挂许多,才会感觉温暖。
 
  我说北北,我想我妈妈了。
 
  北北说,没想到我们标榜的浪子,也有想家的时候。
 
  曾经我对乡愁的感觉就是莫名的惆怅,那时我也许还小,我只常常感觉到那种冥冥中无所依归的心情,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似乎比较明白我的渴望了,我渴望爱情即使总是轻易的开始,却永远不要结束,直到双宿双栖、直到双双归天,今生来世都只是一个爱的过程,只可惜沙漠里其实没有美,美在阿拉伯人心里。
 
  我坐起来,伸伸懒腰,
 
  “好舒服,”
 
  我说北北,好好谈谈吧。
 
  事实上,自从她和阿蓝在一起,我们就再也没有这么的深谈过。
 
  不是因为什么,是我总躲着她,躲着她对我非常暧昧我弄不懂的情感。
 
  为什么,她要喜欢我,为什么和阿蓝在一起。
 
  “我想知道你到底有多爱阿蓝?”
 
  北北望着我:“阿蓝是我见过最可靠的男人。”
 
  “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多爱阿蓝?”
 
  北北沉默着。
 
  我说北北,我不知道你心底的感受,你也不会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重。
 
  北北眼睛一眨不眨:“你说真的?”
 
  我说真的,我说北北,其实我才真正需要勇气,需要爱一个人所付出的勇气。
 
  北北有些委屈的望着我,
 
  我接着说,你知道每次见到你俩,我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凉水,告诉自己多冷都要面对。
 
  北北终于开口了:“你从来都没有提过——”
 
  我说北北,我自始至终都是因为你,后来我知道错了,假如人生可以重来,我会不顾一切。
 
  “从前你的眼神能够给我自信,能够点燃我的激情和灵感,可是现在……”
 
  北北想了很久:“你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
 
  我自问我还不是一个小人,但我承认我是一个懦夫。
 
  北北盯着我,让我发虚:“忘了吧,如果下辈子我会降临,我只做你的新娘,。”
 
  我说我知道怎么办了,我知道我还得活下去,所以我不会傻的水晶杯碎了,我就真的不用玻璃杯喝水了。
 
  后来的日子,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在我心中最完美的北北,也一样的错了一回。
 
  有一种爱从心灵开始,用身体点燃,却没有办法结束了,我们的青春真就是一场场虚假的爱情么,或者是义无反顾的葬送。在爱的世界里我们一样都迷失了方向,而我们终归不是看破红尘的人,所以不会微笑的接受并记录下风花雪月里无情的青春。
 
  当离开曾经属于我们的似水年华,离开那么多温暖的从春到夏,当岁月凋零,时光落寞,,一场愁梦,三年离伤,这一去,烟波浩渺,彼岸,岁月无声,情也无声,终于,我们走出一场轮回。




还可输入300
  • 发表评论
    • 作品编号:2924
    • 作品类别: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 发表时间:2020/3/31 14:24:05
    • 总点击数:10
    • 日点击数:1
    • 收藏数(0)
    • 评论数(0)
    • 分享到: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西泉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编辑推荐作品

    短篇小说最新作品

    短篇小说月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Map | 帮 助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的作品,图书,资料大多由智能程序抓取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申请撤文)。
    Copyright © 2006-2020 BookNes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www.shengyi86.cn 书巢中文网 湘ICP备20004396号
    爱情算命免费测试 西甲赫塔菲| 耳朵算命图解| 算命app排行榜前十名| 算命电影完整版周星驰| 烧香算命真的准吗| 算命不给算是什么意思| 算命app| 算命一般说的是农历还是阳历| 卜易居算命网抽签|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算命不求人| 女主会算命的小说| 千万不要随便去算命| 跟算命师有关的电影|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五行| 算命不求人 免费算命本命年| 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算命不求人|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婚姻免费测试|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观音签| 周易免费算命生辰八字测财运| 狼养大的算命小说| 算命大师在线解答| 算命看相| 算命大师是学霸 信用卡 小说| 免费八字算命一生运程| 算命的不给哪些人算命| 免费算命姻缘|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2020年全年运程| 抽签算命 文殊菩萨|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取名| 免费算命八字网站中国最准| 算命官网| 算命超准的真实经历| 算命免费婚姻| 在线算命免费算命最准| 称骨算命表2019新版| 周易八字算命免费大全非常运势网| 经典算命风水小说| 生辰八字免费算命| 占卜算命婚姻| 女主玄学算命的小说| 算命先生电影在线观看|